芷水明树

头像来自@🔯Tanya_T🔯_丁丁
这里是COCO,目前在MHA坑底做双废咸鱼
主吃all出,轰出胜大三角,脑洞都有毒
很好勾搭的( ‘-ωก̀ )欢迎勾搭

兔女郎真是好文明……好想开车……

【MHA/轰出】不老泉 02


※主轰出,微胜出 

※骑士轰,人鱼久,红龙咔

※参考加勒比海盗4背景设定

※小短渣,更新不定,OOC,注意避雷

前篇放评论

好容易有网码个1009轰出日贺文,请他俩立刻结婚洞房早生贵子👏👏👏

————————————————————————————

人鱼仿佛是大海的安定剂一般,人鱼离开后的海洋翻滚着愤怒的黑色浪涛,长着深渊的巨口想要吞噬骑士破旧的船只,远处乌云堆积的天空传来巨大的声响,骑士无暇去分辨那究竟是雷鸣还是远古巨龙的怒吼,来势汹汹的水浪不断涌向这艘注定没有归路的小船。

骑士压低了身体重心,扶稳了在巨浪中哀鸣的小船,有条不紊的将涌进的海水从船内倒出,不断冲来的海水和暴雨让他视线模糊不清,船头昏暗的鱼油灯吱呀作响,闪烁着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

尽管面临着这样危险而绝望的情形,狼狈的骑士面上还是跟他的心灵一样平静,他一边握紧了缆绳,一手轻轻摩挲着颈间的挂坠,人鱼的毒素让他出现了一点幻觉,他看到记忆中年轻美丽的母亲坐在船头,暖黄色的光芒落在母亲白色的围裙上,她冲着他伸出手,露出温柔的微笑,轻轻呼唤着骑士的乳名。

就这样结束似乎也不错……这样想着的骑士,落入了轻柔温暖的怀抱。

跟记忆中的怀抱不同,搂着他的人微凉而柔软,抚在他后脑的手滑嫩而纤细,有轻薄如蝉翼的物体在扫过他的眼睑,这个人身上清凉的气息包裹着他,好闻却让他感到窒息,骑士挣扎着睁开了朦胧的双眼,随即感觉到唇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近在咫尺那双翠绿色的双眼,陌生却又这样的熟悉,不知为何让骑士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随后骑士陷入了安心的黑暗中。


——————————————————————————————

再次苏醒身下是潮湿的岩石,砂砾和海贝咯的骑士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骑士团那凹凸不平的演武场,但是不远处隐约传来的轰鸣的海浪声带他回到了现实。

“你终于醒了,骑士先生,欢迎来到黑尾湾”

绿色的人鱼趴在不远处的小水塘里,浅浅的水塘让他无法完全进入水里,晶莹剔透的翠色尾鳍搭在裸露在空气中紧闭的红色海葵上,他碧绿色的眼瞳认真的注视着倒在不远处的骑士,充满了好奇。

“……你救了我?”

骑士坐起身来,狼狈又不失优雅的掸掉身上的碎砂,深色马甲的边缘还在滴水,骑士分析着自己失去意识应该并不太久,相比昏迷前的情景,现在的环境实在是好太多,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昏暗的山洞,地面和四周长着藤壶和海葵,还有垂在地上的海草,山洞上方有亮光透进来,层层叠叠的海底植物把光芒分隔成一块块斑驳的光斑,骑士猜想这里应该原本是海底山洞,因为大规模的退潮而露出海面。

而那条神秘美丽的人鱼,逼仄的缩在他不远处的一个退潮留下的小水塘里,暖色的光芒落在他洁白的皮肤和光滑的鱼尾上,离了水而变得蓬松柔软的绿色卷发被镀上了一圈荧光,手肘和腰侧的透明翼鳍因为缺水紧贴着皮肤,尽管看起来身处不利的环境,但是人鱼大方而轻松的交叠着双手靠在水塘边,带着浅浅的笑容,小小的雀斑让他看起来可爱又活泼。

“是大海救了你,如果黑尾湾不接纳你我也无能为力”

小人鱼望着骑士护在胸口的吊坠,清澈的眼神让骑士终于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个画像,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个?……她是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刚刚,我好像有梦到她”

“人鱼的唾液会让人类看到幻觉,对人鱼有善意的人会看到最期望的事物,而且对人鱼抱有恶意的人会看到最恐惧的……哇哇!你要干什么!?”

骑士干脆的脱掉碍事的上衣和灌满海砂的皮靴,跳进人鱼所在的小池塘,溅起的水花从人鱼小巧的鼻间滑落,人鱼不得不滑动灵活飘逸的鱼尾躲在了一边。

“为什么我不能在水里呼吸。”

赤裸着上身肌肉的骑士从水里浮上来,有些失落和不满的站在仅仅到他腰间深度的小池塘里,相对海水偏淡的池水顺着他的胸肌腹肌向腹股沟流下,反射出水亮的光芒让近的几乎贴在一起的小人鱼迅速涨红了脸。

“那、那不是当然了吗,骑士先生不是人类吗?”

“可是你吻了我”


「他记得那个吻」

回想到从狂风怒浪中带走骑士时他做的事情,小人鱼连透明的耳鳍都开始泛红,不知所措的用胳膊挡住了脸颊,视线不住的游移着,鱼尾不住的左右摆动。

“得、得到人鱼的吻就能在海里呼吸这种传说并不是真的啦!人鱼只是比人类更能储存氧气而已并不是真的能在海里呼吸啦!而且说到底那个也不算是、是个吻!对!只是怕骑士先生在海里窒息所以渡给你氧气的!人鱼之间也会用嘴对嘴渡氧气的方式表示亲密的!虽然只有伴侣人鱼才会这么做……我、我才没有把骑士先生当伴侣看的意思……”

“轰焦冻。”

放着他不管似乎可以碎碎念一辈子的样子,所以红白色的骑士向前游了一步,打断了小人鱼似乎没有尽头的自言自语。

“Shoto,我的名字”

“S……shoto”

小人鱼很干脆的省去了发音困难的姓氏,很快的学会了念骑士的名字,像个小孩子一样雀跃的在小池塘里游动着,柔软滑腻的鱼尾时不时擦过骑士水里的下半身,这让面色常年沉如水的骑士先生悄悄的捏紧了拳头。

“——————————”

小人鱼突然停下凑到了骑士的面前,因为无法站立的缘故比骑士矮了一个半头,努力的抬着头对着骑士发出了一串好听却婉转的高音后指着自己,用着期待的目光仰视着骑士。

“Izuku……?”

艰难的从非人类能发出的声音里辨识出自己听的懂的部分,骑士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意识到这个可能就是眼前这只人鱼的名字。

“焦冻!”

听到骑士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小人鱼开心的笑了起来,碧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玫瑰色的嘴唇纯洁而诱惑的向上扬起,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让骑士几乎忘记这是不久前干脆的咬了自己一口的家伙。

“Izuku在人类的语言里应该是叫做出久……”

“啊哈,听起来好怪,不过比某个家伙称呼我的听起来好多了”

名叫出久的人鱼思考的时候下意识的用长着透明的蹼的手轻轻拉扯着颜色粉嫩的下唇,露出一点点洁白的贝齿和鲜红的软舌。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绝对会变得不太对劲,骑士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去观察四周的环境。已经适应了洞穴的黑暗之后发现,四周全是通往未知地点的洞穴通道,一个连着一个,复杂的如同某种昆虫的巢穴,只有他们所在的地方上方有隐约的光芒透出来,但是并没有着力点可以攀爬上去。

洞穴里墙壁上生长的海底生物显然不是那种离了水能长期存活的种类,也就意味着——

这里,也许很快就会涨潮,彼时如果找不到出口,他和人鱼都会溺水而死……

“焦冻?”

察觉到骑士心不在焉的人鱼歪着头呼唤着骑士,突然回神的骑士发现人鱼近的几乎凑在自己的脸前,他甚至可以数清人鱼浓密纤长的睫毛。

“我在想我们应该怎么出去,这里感觉很危险,而且你也需要更多海水……”

骑士注意到人鱼的耳鳍边缘因为缺水而泛白出现褶皱,原本滑腻的肌肤开始变得干燥缺水。

“我想没关系的,下次涨潮会是明天晚上,我们可以从上面游上去,我想你大概需要一块木板来浮起来”

人鱼指着头顶那条被重重珊瑚礁与海葵丛遮挡住的天井,外面似乎已经是白天了,刺目的光芒从层层叠叠的美丽生物中落下来,带着模糊的边界。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要先想办法填饱肚子”

 



TBC

——————————————————————————

说好的会坑结果还是写了后续x,因为昨晚梦到了海底洞穴,最近三次元忙成狗而且没有网……会慢慢恢复更新还欠债的😂

从楼梯摔下来把脚扭了,不能出门的这几天我要疯狂产粮!(不存在的)

我的英雄后院6

我不想拯救这个色差了

P1  相泽喵老师的袜子睡袋(*ฅ́˘ฅ̀*)

提问:p1一共有几只猫?

(答对了也没有奖励🌚)

P2   给大家拍照吧(*ˊᗜˋ*)/

P3   麦克喵老师不要挡镜头啦!!

先对看到这条的人说声对不起,这条是负能量请刷过去吧















陷入很强烈的自我厌恶了……每次写完什么自己都不想去看第二眼,明明也是很认真的写了每一句话,刚写完的时候也超级开心……但是一发布出来就会有强烈的冲动想立刻删除(ಥ_ಥ)第二遍去看就觉得我写的玩意只配永远留在“仅自己可见”里……

对于自己写的到底有没有合自己的心意这一点我心里已经一点B数都没有了……丧失初心的感觉真糟糕

【MHA/胜出】Rabbit Lover

无个性设定,高中生咔x人型宠物兔久

本想作为七夕贺文送给 @千川 暁 太太结果写的一发不可收拾导致没赶上……给太太和太太的兔久告白!!希望太太能吃的开心

ooc,文笔差,废话连篇,请慎入

【有少量mob久提及,请自行避雷】

人活着就是为了兔久。

ps:文中有用「它」来称呼人型宠物,仅用来区分人类与人型宠物,没有贬义

————————————————————————————

正文走图链吧心好累

 

————————————————————————————

“嘿嘿嘿~”

“傻笑什么啊蠢死了赶紧睡”

爆豪拖着手脚无力的兔久进浴室里里外外清洗一遍后就抱着小兔子进了被窝,把一直盯着自己傻兮兮的笑的出久按进自己怀里。

“小胜,宝宝什么时候会出生啊?”

“哈啊???”

“因为我和小胜交…啊不做【】爱了啊,小胜应该已经怀上我的宝宝了才对!”

说着兔久煞有介事的摸上爆豪的腹部,一脸认真的说到。

“我会成为一个好爸爸!对小胜和宝宝负责的!”

废久在说什么玩意、才不会这么快怀孕、两个男人生什么生、废久不是被我【哔】傻了吧、要生也是你生……等等吐槽在爆豪胜己的脑中弹幕式飞过。

于是行动派的爆豪决定身体力行的让兔久体会一下谁才是生孩子的那一方。

关于第二天腰完全直不起来的兔久和正好撞见爆豪夫妇回家然后爆豪胜己屁股被揍开花被爆豪光己狠狠教训的事情就是后话了。







END❤

第二天的爆豪:啊,布丁忘记放冰箱了。

兔久:欧尔迈特啊啊啊啊啊啊QAQ——

————————————————————————————

我:老板,请给我一只兔久,可以结婚生小小兔的那种。

爆豪:没有,滚

恭喜爆豪小朋友完成了童年的愿望——『被人型宠物骑』(哪里不对)

写的一点也不好吃能看完真的谢谢你们(*꒦ິ⌓꒦ີ)

祝大家七夕快乐!(*ฅ́˘ฅ̀*)♡
婚姻届的纸到了瞎画画,好久没有手绘了复健中……希望他俩快结婚♥

刚刚收到了 @花月夜宵 太太的手链了呜呜呜!!!超好看超合手!渣返图手丑不要嫌弃我( ´◔ω◔`)
以及快递小哥哥问我“是民宿吗?”我懵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说明树啊哈哈哈!!

感觉我的灵魂枯竭了……写出来的东西自己都拒绝看第二遍……La Prioe请让我请假一周呜呜呜想摸点可爱的渣图治愈一下自己的心灵【土下座】……

【MHA/轰出胜向哨】△

群里抽梗抽到了 @花月夜宵 的点梗「非典型abo/哨向/契子paro」,向导轰→哨兵久←向导咔的一辆3/P小破车。

原作加哨向世界观背景

雄英三年级生设定,结局3/P洁癖慎入!结局3/p洁癖慎入!结局3/p洁癖慎入!重要的事说三遍

文笔渣,OOC多,新手上路不管不顾

以上都OK请↓↓↓

——————————————————————————————————————

不同于所有的人在四岁左右会经历个性的觉醒,只有少数人会在十四岁的时候经历第二次觉醒,分化成为珍贵稀有的哨兵和向导。二次觉醒会在哨兵和向导的大脑内分化出一个精神领域,并拥有自己的精神体动物。

哨兵拥有超强的五感和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是天生的武器。而向导则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和共感能力,可以使用精神攻击。

哨兵和向导是天生的一对,哨兵过于强大的感知能力需要向导的疏通与保护,向导在体能上的弱点需要哨兵来弥补,只有一种哨兵不需要向导,那就是黑暗哨兵,几十年来只有曾经的NO.1英雄欧尔迈特是黑暗哨兵。

绿谷出久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么糟糕的情况下经历迟来了三年的第二次觉醒。

傍晚时分的旧街区安静而死气沉沉,年久失修的路灯闪烁了两下彻底暗了下去,街角上星期被抢劫犯洗劫的商店贴满了封条,里面的货架东倒西歪,商品在地上散乱地堆着。

在这恶性犯罪率排名第一的区域,连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都惧怕渡过哪怕一个晚上。

绿谷蜷缩在杂乱的商店里,战斗服在刚刚经历的战斗中划开了数不清的口子,裸露出大片经过锻炼的身体,零碎的小伤口已经止血,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他正在经历哨兵的觉醒,绿谷感觉自己的大脑像被人狠狠地劈开,无数信息疯狂的涌入,整个人陷入了高强度噪声的世界,精神触须不受控制的向外延伸,闭上眼都能清楚的看到两公里外的景象,感官的无限放大使身上细小的伤口都痛到难以忍受,绿谷用尽全部力气才没让自己叫喊出声。

绿谷虚弱的睁开对不上焦的眼睛,他的腿边卧着一只深绿色的雪兔,紧闭着双眼,耳尖黑色的绒毛颤抖着,精神动物与他共感,此刻这只幼小的兔子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绿谷已经无暇思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状况了,三年级临近毕业的他们接到了最后的毕业考核,他和轰、爆豪还有饭田分到了一组,在这个危险的区域护送重要科研人员和他的研究成果样品,饭田是哨兵,而轰和爆豪都是能力极强的向导,绿谷虽然没有二次觉醒但是OFA的能力让他能够匹敌一般的哨兵。任务本来顺利的进行中,却在距离目的地很近的地方陷入了敌联盟的埋伏圈,绿谷独自一人吸引火力引开了部分敌人并带走了样品。

不出意外小胜应该会去追击敌人,轰同学和饭田同学应该能顺利保护科研人员到达目的地,那么我只需要避开敌人的眼线护送物品到目的地就好了。

这样计划的绿谷却没有想到,混乱中他被敌人的哨兵干扰剂击中,突然的引发了疑似二次觉醒的症状,情急之下舍弃了较大的物品保护箱,将其中的三小管药剂放入战斗服的口袋中,

一路逃到了这个废弃的商店里。

“你就是我的精神动物吗……”

绿谷强忍着不适伸出手去,发着抖的雪兔呜咽了一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仔细的舔着他伤痕累累的右手,让他得到了一丝精神上的慰藉。这种精神通感他曾经在笔记中无数次的记录过,但却是第一次亲身体验。大脑的信息过载让他浑身高温出现幻觉,甚至感受不到周围的光线和温度。

他恍惚看到了商店门口出现了一只逆着光的豹子,银白色的皮毛几乎融化在白色的光芒里,轻快的跳到了他的身边,用温柔的白噪声包裹着他的暴走的精神领域,安抚着他的雪兔紧绷的神经,然后一切陷入黑暗。

———————————————————————————————————————

仿佛身处于无边无际的外太空,绿谷出久分不清自己是在静止还是在坠落,一切感官传达的信息变得模糊不清,不断有水流穿过无实体的他落向脚下的深渊。

感受不到自己是否睁开了双眼,天空仿佛流动着的绿色大海,此刻正不断崩坏着,数不清的青色的激流从天而降,搅动着分崩离析的草地。而他正身处这股逆流的中心,眼睁睁的看着这处世界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动不了、好痛苦、不能呼吸

谁来、救救我

“他醒来了”

绿谷出久在一个温柔的怀抱中睁开了双眼,眼前是轰焦冻皱着眉头放大的脸,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上半身被轰搂在怀里。轰的精神体雪豹正窝在他的脚边,只有半边花纹的雪豹用异色的双瞳盯着他。

“有感觉好点吗?绿谷”

感觉……好、点?

“他现在估计没办法回答你的”

爆豪胜己从窗外跳进来,快步走到两人的面前,身后跟着的精神体金色平原狼叼着绿谷那只卷毛的雪兔,动作轻柔的把幼兔放在雪豹的腹部处,然后自己也紧挨着卧了下来,雪豹凑过去舔着雪兔背部的毛,平原狼发出两声短促的气音有些不满的用尾巴圈住了兔子。

“哨兵的精神领域崩溃死亡率可是99%,哪怕有我们两个向导给他疏导,废久他也只能再清醒这一小会了”

爆豪紧蹙着眉头在绿谷身上摸索着,语气和动作都透着显而易见的急躁和不安。

哨兵不得不依靠向导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哨兵的精神领域非常不稳定,没有向导强大精神力的保护,很容易受到外界干扰,一但精神领域崩溃,哨兵会在几小时内迅速脑死亡沦为活死人。

“找到了”

爆豪在绿谷的腰间拿出了保护完好的三支药剂,迅速打开了其中一只的外包装,取出了里面装有淡红色液体的针管,将他注射进了绿谷的颈部静脉。

“你打算做什么,爆豪?”

爆豪胜己从来都是英雄科的高材生,他无比清楚自己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更对手中针剂的用法和副作用了若指掌。这小小的淡红色药剂,是刚刚开发出的哨兵向导用促精神结合药剂。

大多数哨兵和向导的结合都是由不够稳固的肉体结合来保持的,只有匹配度最高的哨兵和向导之间才能达成精神结合,从此变为从灵魂到肉体都密不可分的灵魂伴侣。而这种药剂,可以快速引发哨兵向导的结合热,帮助匹配度高的伴侣达成最困难的精神结合。

药剂的效果来的很快,绿谷迅速变得面色潮红,散发出绿茶味的信息素,是结合热的征兆。

“看就知道了吧阴阳脸,不想救他的话就给我滚的越远越好”

爆豪利落的把第二只针剂扎进自己的颈部,动手解起绿谷的战斗服,他和阴阳脸都是废久的灵魂伴侣这件事,在刚刚他们感知到绿谷时就知道了,再多的愤怒和不甘在看到绿谷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的样子时都不值一提。

如果能和绿谷出久建立起稳固的精神结合,作为灵魂伴侣的哨兵和向导的精神领域会融为一体,就可以将他从精神领域崩溃中解救出来了。

但是他们,却是三人的灵魂伴侣,就如同一个等边三角形,彼此相连,互相制衡。

并且缺一不可。

“轮不到你来说教,你一个人的话只是在送死罢了”

“哈?你这半边的混蛋嚣张什么啊你才去死啊!”

爆豪嘴上说着凶狠的话手上却不停,用力的将第三支针剂扔了过去,轰稳稳的接住后注射进了自己的颈侧。

绿谷恍惚间已经被脱到半裸,赤裸的上半身被轰抱在怀里,他怀疑轰同学是不是用了左半边的力量,才让彼此的体温如此的灼热。

“绿谷,看着我”

轰用右手搭上了绿谷的脸颊,偏低的体温让绿谷忍不住眯起眼睛舒服的蹭了上去。

“呿、你这家伙要做废久的精神伴侣还早着呢,给我好好学着吧”

轰出胜破三轮

————————————————————————————

风吹过草原的声音,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身下传来下过雨的泥土的清新气息,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全身仿佛浸在温水里,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

他不必睁开眼也能感觉到,这里是他的,现在是属于他们的全新的精神领域了。

“出久/废久”

感受到呼唤的绿谷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引入眼帘的是轰放大的脸,他正躺在轰的膝盖上,身上整齐的穿着战斗服,披着有爆豪烈酒味信息素的外衣,正在和雪豹亲热的精神体雪兔感受到他的苏醒一蹦一跳的凑到他身边来。

“……焦冻,小胜呢?”

“爆豪出去联络老师了,我们在这待了快三个小时了,再不联络那边可能会着急”

『才三个小时吗……我的腰疼的像在这里待了三天三夜』绿谷在心里想着。

“就你这身板想做三天三夜估计早就散架了废久。”

“很难受吗出久?回去之后马上去好好检查一下吧”

“咳咳……”

差点忘了精神结合的伴侣会有专用的精神沟通方式了,以后要慢慢习惯了啊……绿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从轰的腿上坐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凑过来的雪兔,紧跟其后的雪豹也凑上来求摸摸。

爆豪从门口的杂物中利落的翻身进来,金色的平原狼从他身后快速的窜到雪兔身边,用鼻子嗅闻着,身后的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团成球雪兔被他鲁莽的动作顶的向后滚了一圈。

“哈哈哈小胜的精神体,好热情啊”

“明明是狼,却跟狗一样呢”

“闭嘴阴阳脸!!你的还不是跟只臭猫一样啊!!”

“哇啊啊啊你们两个别吵架啊,说起来小胜,老师那边有回应吗?”

“啊,饭田那边任务已经顺利结束了,接应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

爆豪不爽的站在绿谷面前,目光刻意的盯着别处,向跪坐着的少年伸出了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的轰也站在了爆豪的另一边对着绿谷伸出了手,盯着他的目光沉稳而温柔。

“走吧,出久/废久”

面前的两只手安静的等待着,从灵魂深处传达而来的深沉的感情,绿谷灵魂连接的两边,截然不同,却又与他如此的契合。

『今后的人生,请多指教啦』绿谷这样想着,微笑着搭上了自己灵魂伴侣们的手掌。

“嗯!我们走吧”


END

科研人员:等会,我让你们护送的研究成果呢???

———————————————————————————

谢谢大家赏脸看到这里【土下座】

整篇加上车有快8千字,写到吐血,几度想要放弃,感谢听我哀嚎的小伙伴。

这篇文一开始抽到cp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因为在我脑海里正常情况下的大/三/角是没办法愉快的一起开车的(°Д°)于是设定了一个『你们三个不疯狂的XX的话出久就会死』的前提……很多独占欲和不甘在出久的性命面前都没所谓了吧。

三人的灵魂伴侣也是我脑海中的HE,我cp观好像有点偏了,如果没有出久出事的话这三个人可能要在争夺和不幸中过一辈子吧这种感觉,出久无论跟谁结合都会让另一个人痛苦,所以干脆你们三个一起结合好了!你一三五我二四六什么都好说!【不

再次谢谢大家看我的渣文!有什么感想请一定要评论告诉我呜呜呜٩(๛ ˘ ³˘)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