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水明树

头像来自@🔯Tanya_T🔯_丁丁
这里是COCO,目前在MHA坑底做双废咸鱼
主吃all出,轰出胜大三角,脑洞都有毒
很好勾搭的( ‘-ωก̀ )欢迎勾搭

【MHA/轰出】不老泉

主轰出,微胜出

被加勒比海盗4的人鱼惊艳到的脑洞,骑士轰红龙咔人鱼久,短渣不一定有后续

————————————————————————

皎洁的月色投在平静的海面上,闪烁的星河把夜空染上了一片光辉,夜晚的大海奏响着波涛声组成的摇篮曲,广阔的海面在一处海峡的阴影下收缩,海浪拍打上漆黑的岩石,狭窄又深邃的海峡外不断有白浪翻滚,好像连大海也不愿踏足此地。

而载着骑士的破旧小船在海浪与月光的拥抱下,慢悠悠的漂进了这处黑尾湾。

有着半白半红发色的骑士看似悠闲的躺在船底,腐蚀开裂的船桨横在他沾满沙子的皮靴旁。骑士厚重的铠甲和锋利的佩剑早就被夺走,此刻上身只穿着简单的宽袖衬衣和深蓝格纹马甲,带着白色旧皮手套的双手枕在脑后,生锈的鱼油灯在头顶吱呀作响。

在骑士的国家,一直有个黑尾湾的传说,据说那里有着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泉水和守护泉水的美丽的人鱼,得到人鱼的吻的人可以在海洋里通行无阻。

酒吧里口无遮拦的水手喝醉后会像流浪诗人一般,用他们五音不全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唱着:

我曾经见过人鱼

她用海一样蓝的眼眸注视着我

海藻一样长长的头发垂在身后

她用天籁般的歌声迷惑了我的心

用她纯洁的微笑安抚了我的灵魂

她在最洁白的月光下吻了我

我知道她就是我的唯一

其他人会哄笑着叫他别再喝了,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人见过人鱼,至少没有活人曾经见过,那些美好的传说中的生物,同时也是最危险致命的杀手,她们隐藏在幽深的海水里,收割着迷恋他们的水手的性命。

骑士效忠的国王年轻时是个英明的君主,骁勇善战又知人善任,周边小国纷纷臣服,各方势力都来依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国王变得多疑猜忌,他变得恐惧死亡,每天渴求着虚妄的长生,为了一个邪恶的炼金术配方,甚至胆敢去打搅红龙的安宁。结果自然是惨败,但是国王也顺利的从占领北方大陆的红龙那里偷到了一个秘密——人鱼的眼泪,与不老泉的泉水,可以让一个人不老不死,青春永驻。

相信了这个秘闻的国王疯狂派出人马前往黑尾湾,向来人迹罕至的凶险峡谷一时热闹非常,但是派去的人和船只,都再无音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王越来越年老,也越来越暴虐,他无情的处死与自己政见相左的人,有些人无法定下罪名,便抓到一只小船上,随海浪漂到有去无回的黑尾湾。

骑士想到自己看到国王的最后一眼,年老的国王沉在宽大的王椅里,枯槁的手如同冬日的树枝,只有一双暗黄的眼睛透着憎恶的光。

他说,「我的骑士啊,听闻你阻止了我的皇家海军前往黑尾湾?我明白那里凶险非常,多少人过去都是送死。那些可恨的人鱼。但是你不一样,我的骑士,你比那些愚蠢的海军强上无数倍,看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即使是人鱼也会爱上你这双眼睛的」

于是骑士被卸掉武器,禁锢了双手,扔上了那艘通往死亡的小船。

国王浑浊的眼瞳眯了起来,发出的怪笑像是被掐住嗓子的乌鸦,「去吧,我的骑士,向我展示你的忠诚」

骑士没有打算坐以待毙,人鱼不会在白天出现,夜晚是她们的主场,而骑士的身上藏有他的师父伟大的剑士欧尔迈特送给他的鲸鱼油,一旦点燃,那些人鱼将会无所遁形。

骑士有规律的敲打着雄英骑士团的腰带,这是他身上仅剩的身份的象征。这个曾经光耀的皇家骑士团在不久前已经被扣上叛国的罪名,连同骑士长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追杀,但他相信,他的伙伴们都会安然无恙。

似乎是看腻了流动的星云,骑士坐起来摘下了船尾的油灯,明亮闪烁的灯光照在骑士胸口的银色链坠,那里面是骑士温柔的母亲的画像。

骑士摘下右手的手套,轻轻摩挲着有着岁月痕迹的链坠,哼起了儿时母亲在床头唱过的歌。

当太阳落下海平面

当星星洒满天空

我在大海的怀抱里等你

我勇敢无畏的水手

无论你走到哪里

我的心始终都欣然跟随

用我包含爱意的歌声

希望有一天你能平安归来

假如面临狂风骤雨

你投身于汹涌的波涛

「我在大海的怀抱里吻你,我勇敢无畏的水手」

清澈悦耳的歌声在最后一句与骑士的低声歌唱重合,近的仿佛就在耳边。

骑士惊醒一般的回头,有着绿色眼睛的人鱼悄无声息的附在船尾处,藕节一样的手臂在月光下白的发亮。

骑士骤然将船桨踢起,在空中一个借力向着人鱼攻去,人鱼灵活的转身回到海里,与小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借着月光骑士看清了人鱼的全貌,竟然与他想象中的诱惑人心的女妖完全不同,眼前的人鱼还是位少年的样子,海藻一样卷曲蓬松的绿发贴在颈上,大而圆的眼睛像两颗珍贵的橄榄石。

他围绕着小船好奇的游来游去,包裹着祖母绿色鳞片的鱼尾轻柔的晃动着。

「你会说话?」

骑士似乎放下了警惕,他放下船桨半跪在船的一侧,将油灯举了起来仿佛是为了看的更仔细。

「是的,你的歌很好听」

骑士隐约注意到人鱼少年的脸颊长着可爱的雀斑,他想这只人鱼大概是人鱼里最活泼好动的那类了吧。

「我以为人鱼只有雌性的」

骑士提着灯的手伸出去想仔细看清人鱼的脸,却被人鱼灵巧的躲了过去,从船尾滑到了船头处攀上。

「人鱼是没有性别的」人鱼少年歪着头看着骑士,「你是我的勇敢无畏的水手吗?像歌里唱的那样」

骑士在那双含着水雾的眼眸的注视下不由得放下手里的油灯靠了过去,「不是,我是一位骑士」

「你骑着什么?龙吗?」

「骑士通常骑马,这片大陆只有一头龙」

不知不觉骑士已经和人鱼少年凑的极近,近到骑士可以数清人鱼可爱的小雀斑,人鱼也看清了骑士左眼处的伤疤。

「这里是怎么弄的?」

「一些陈年旧事罢了」

人鱼少年伸手抚上骑士的左眼,冰凉的带有湿意的触感让骑士闭上了左眼。人鱼的双手摩挲着骑士的脸颊,眼神中充满了缱绻。

「当太阳落下海平面,当星星撒满天空」

人鱼美妙的歌声带着醉人的魔力,少年捧着骑士的脸随着海浪的起伏慢慢的潜向了海里。

「我在大海的怀抱里吻你,我勇敢无畏的骑士……」

人鱼与骑士的身影慢慢靠近,人鱼的头发在海里散开,像一个甜蜜梦幻的陷阱。骑士的耳边响起吟游诗人的低语,得到人鱼的吻的人…会被大海接纳…永远成为大海的一部分。

骑士的脸与海面只剩一线之隔,他终于看清了人鱼漂亮的橄榄石一样的眼睛在海水中闪着金色与蓝色的光,白皙的肌肤在海水的印衬下显得质感透明,还有那殷红的嘴唇间露出的,尖锐的利齿……

变故在一瞬间发生,人鱼迅速的将双臂滑到骑士的颈间与肋下,想要将骑士拖进海里,同时凑在骑士的右边颈侧狠狠的咬了一口,含有神经麻痹毒素的唾液很快就会起效果。

然而骑士有备而来,左手举起藏在腰间抹了鲸鱼油的手套,一瞬间火光大作,小船周围犹如白昼,人鱼尖叫着松开了手想要逃走,却被骑士用腰带勒住了脖子。

人鱼拼命的挣扎着,宽大的鱼尾不断拍打着海面,毫无目的地向海里冲去,单手制住人鱼的骑士艰难的维持着小船的平衡,海浪不断拍打着脆弱的船身,仿佛下一秒就会彻底颠覆,骑士犹豫着加大了拉扯的力道,人鱼在水中的挣扎逐渐减弱,不知不觉小船已经被带进了黑尾湾。

就在骑士准备将人鱼拉上船的那一刻,空中飞过一道黑色的残影,禁锢着人鱼的腰带应声而断,绿色的人鱼迅速扎进海底消失无踪。

涂着鲸鱼油的手套燃烧殆尽落入海里,一瞬间只剩船尾昏暗的油灯闪烁的亮光,骑士握紧了手里断成两节的腰带,目光直视着刚刚飞来斩断腰带的利器——一片锋利坚硬巴掌大小的赤红色鳞片。

「这是……龙鳞?」



TBC???

————————————————————————

相信我,人鱼久一开始就只是想要轰腰带上有欧尔迈特标志的图章而已www

轰:所以你亲我就是为了解我的腰带吗(大雾)



PS随便画了个人鱼久的设定和骑士轰的草稿(○’ω’○) 小天使们看这里  求CP

评论(2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