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水明树

头像来自@🔯Tanya_T🔯_丁丁
这里是COCO,目前在MHA坑底做双废咸鱼
主吃all出,轰出胜大三角,脑洞都有毒
很好勾搭的( ‘-ωก̀ )欢迎勾搭

「胜出」夏日限定

我的天!!!!甜到牙疼!!!谢谢太太把我点的无意义梗写出来写的超好的啊啊啊啊啊啊!!!(♡▽♡)

失落洗炭:

●胜出海边甜饼
●设定:职业英雄胜出同居中





      7月,爆豪和绿谷排班轮休里意外地有三天重叠的假期。
  
  「明天,去海边吧?」
  
  从事务所回来的这天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爆豪翻了个身面对绿谷,绿谷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了,爆豪伸出手戳他的脸。绿谷把被子掀起来盖住头。爆豪气恼,钻进被子里捏他的脸,绿谷被他折腾得清醒过来。
  
  「小胜…我不会游泳啊,我们要去的话得去买泳裤和泳圈,太麻烦啦…」绿谷被扯着脸,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说,眼看又要睡过去。
  
  爆豪不由分说地用被子把绿谷卷起来抱住,腿夹着他,说:
  
  「明天早上去买,下午去海边,就这么决定了,不许反驳,好,睡觉。」
  
  空调安静地运作,爆豪不知道绿谷有没有听到他的独裁宣言,他在爆豪的怀里安静地伏着,睡得呼呼的。
  
  爆豪也满意地睡了。
  
  第二天,泳具店。
  
  「偶尔也想尝试一下这种…」绿谷拿起一个紧身的三角泳裤小声地说。
  
  「偶尔也想看臭久尝试一下这种。」旁边的爆豪看到绿谷手中提着那块小小的布料,用手去够上面的死库水,一脸威胁地看着绿谷。
  
  绿谷被看得心惊胆战,但是又不甘心放弃紧身三角游泳裤,只能对爆豪讨好地眨眨眼。
  
  爆豪不为所动,逼近绿谷,在他耳边说:
  
  「如果你想穿这个游泳裤,外面就得套死库水,我说到做到。」
  
  绿谷:「……」
  
  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挑了普通的四角裤。
  
  挑泳圈。
  
  爆豪拎起展示用的小鸭子泳圈往绿谷身上套,满意地上下观察,随即捏着鸭头就要把绿谷牵去结账。
  
  「客人请不要这样对展品——」
  
  一旁的店员惊慌地劝阻。
  
  最后店员去取了库存的小鸭子泳圈,没充气,瘪瘪的。
  
  上车的时候爆豪还在因为被店员说而一脸不高兴,绿谷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抱怨道:
  
  「小胜太丢脸了。」
  
  爆豪开车没办法收拾绿谷,只能凶狠地瞪他。
  
  绿谷不在怕的,把「小胜好丢脸」这句话唱成歌。
  
  「小胜啊~超丢脸~♬」
  
  一路唱到家,爆豪握着方向盘得手暴起青筋。
  
  到家停车后,绿谷知自己大限将至,跳下车狂奔到家门,最后还是被爆豪抓住,在门外被按到门板上恶狠狠地亲了一顿。
  
  他的手攥着绿谷的手腕,舌搅着他的舌,绿谷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爆豪的唇离开他之前在他嘴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
  
  绿谷抬起头来,眼睛发亮,一点也没有反省的样子。
  
  「治不了他了…」
  
  爆豪叹气,转动钥匙开门,绿谷跟在他后面。
  
  「小胜啊~超丢脸~♬」
  
  爆豪转身给了他一个重重的暴栗。
  
  绿谷终于安静了。
  
  两个人准备在家里吃完饭再开车去海边。爆豪去煮饭,绿谷被爆豪指使去把新买的泳裤洗一下晾上,绿谷不情不愿地蹲在卫生间搓泳裤。
  
  洗完晾在小院子里,热烘烘的夏风吹过,两条并排的泳裤随风飘扬。
  
  绿谷吃完饭折腾他的小鸭子游泳圈,他翻了翻袋子,大声问在厨房里洗碗的爆豪:
  
  「小胜,你没买气泵吗?」
  
  「泳圈没给配吗?」爆豪的头从厨房伸出来。
  
  「没有啊。」绿谷把袋子倒过来倒了倒。
  
  「自己吹。」爆豪啧了一声继续洗碗了。
  
  爆豪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绿谷还在跟泳圈战斗。他坐在沙发上鼓着嘴对着泳圈吹起,吹得脸红脖子粗,小鸭子还是瘪瘪的。
  
  爆豪一屁股坐到他旁边,拿着遥控器无聊地换台。
  
  绿谷快不行了,他捏着气孔递给爆豪,虚弱地说:
  
  「小胜你接着吹,我去上个厕所先…」
  
  爆豪专注地看新闻,没有听见绿谷在说什么,随手接过他递来的东西。
  
  绿谷一松手,爆豪没有接住,那个泳圈"咻"的一下飞到天花板,可怜的鸭子从空中轻轻地飘下来。
  
  他们养的猫跑过来,伸出爪子要挠那个泳圈。
  
  绿谷扑过去把泳圈从猫的爪下抢回来,生气地扔到爆豪的脸上。
  
  最后泳圈还是爆豪吹的,端端正正的一只鸭子泳圈,被爆豪斜挎着,两个大男生泳裤外面套着沙滩裤,出了家门往海边奔去。
  
  天气很好,天空蔚蓝,白云呈鱼鳞斑的形状,是个大晴天。爆豪戴着墨镜开着车在公路上疾驰着。
  
  他载着他的恋人奔赴海边。废久不会游泳,他可以教他,如果有女孩子和他搭讪废久会吃醋吗?肯定会的。
  
  爆豪翘起嘴角。
  
  两人把车停在堤上,绿谷套着泳圈走下来。爆豪一边走一边嘲笑他看起来像个小学生,绿谷不理他,因为海边看起来——
  
  实在太美了。
  
  碧海蓝天,阳光灿烂,海浪冲刷着沙滩,在沙滩上划出道道白边,远处海天一线,海的气息侵袭过来,绿谷觉得神清气爽。
  
  因为不会游泳,绿谷很少到海边之类的场所来,这次爆豪带他来,他也有信心能学会游泳。
  
  但是——
  
  一躺上沙滩上的躺椅,绿谷吹着海风嘬着吸管喝橙汁,惬意到不想动弹了。职业英雄平常很忙,总是奔来走去,也不免有危险的时候,生理上的压力和心理的压力都不小,一来到这个地方,绿谷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软了,只想躺着吹风看海,一丁点也不想动了。
  
  绿谷偷偷地看爆豪,爆豪正在脱沙滩裤,他裸着上身,肌肉结实但不夸张,腹肌整齐,人鱼线清晰,泳裤裹着…分量不小。
  
  绿谷咽了一下口水。
  
  他一抬眼,爆豪已经发现绿谷在做盯裆猫了,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绿谷羞愤地躺回去了。
  
  爆豪得意地蹲到他旁边,小声对他说:
  
  「废久虽然挺小的,但没关系…我的就是你的。」
  
  绿谷推了一下他的头,爆豪拉起他的手要他也去海里,绿谷找借口道:
  
  「我喝完果汁就去找你…」
  
  爆豪没有强迫他,径自跑去游泳了。
  
  绿谷继续躺着,昏昏欲睡。
  
  躺了一会儿,他突然感觉有人靠近,一睁眼,一群穿着各式比基尼的女孩子站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绿谷急忙坐起来,刚才不会流口水了吧?
  
  「请问…你是人偶先生吗?」为首的女孩鼓起勇气问道。
  
  绿谷连忙点点头,从躺椅上站起来。女孩子们一得到肯定的回答,立即兴奋起来,围着绿谷问东问西:
  
  「人偶先生是来海边度假吗?」
  
  「人偶先生怎么不去游泳呢?」
  
  「人偶先生是一个人来吗?」
  
  ……
  
  女孩子们穿得很清凉,绿谷本来就不擅长应对女孩子,此刻更觉得脸要烧起来了,只能磕磕巴巴地回应他们。
  
  他敏感地感觉身后气压在降低…
  
  爆豪在海里游了一会觉得无聊,他来海边的主要目的不是游泳,而是教废久游泳,但是现在废久不来,他自己游了一会就觉得没劲了,只能自己躺着飘浮在海面上,仍由海水带着自己漂流。
  
  「废久怎么还不来…」
  
  他猛地扎进海里,手臂划开海水,游回海边。
  
  一钻出水面,就看到把自己脸打的啪啪响的场景。
  
  原本想看因为自己被女孩子搭讪而吃醋的废久,现在反过来,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浑身湿透站在沙滩上,看着废久被莺莺燕燕环绕,欢声笑语。
  
  绿谷是晒不黑的体质,他此刻还穿着沙滩裤,裸着白皙的上身,身材修长,两条腿又细又直地站在沙滩上,和女孩子们笑着说话。
  
  看起来真享受…
  
  嫉妒使爆豪面目全非。
  
  他上前一把勒住绿谷的脖子,臭着脸对女孩子们说:
  
  「不好意思,现在是我们的私人时间。」
  
  然后像拖死猪一样把绿谷拖走了。
  
  绿谷发现爆豪在把自己往海里拖,挣扎着对爆豪说:
  
  「小胜…小胜!泳圈!泳圈啊!」
  
  爆豪气得把他按在沙滩上脱了沙滩裤,那场面简直不堪入目。绿谷臊得快把头埋进沙子里了,爆豪把他提起来,绿谷的头发乱七八糟,脸红扑扑的,爆豪低下头用额头撞了一下绿谷的额头,绿谷不解地揉了揉额头,爆豪没好气地说:
  
  「限你30秒去把泳圈拿过来。」
  
  绿谷知道爆豪还处在盛怒之中,狂奔着去拿他的小鸭子泳圈了。爆豪从背后把沙滩裤扔到他头上,绿谷在一众女孩子惊奇的目光中把顶着沙滩裤回到躺椅处。
  
  半个小时后。
  
  「把游泳圈扔了!!我已经教你怎么浮起来了吧!!快试一下!」爆豪上来就要掀绿谷的游泳圈。
  
  「至少让我再适应一会吧!!」绿谷害怕地抱紧了身前的小鸭子,死活不让爆豪近身。
  
  对于一个旱鸭子来说,刚下水的感觉奇妙,他仿佛马上就要掉落到海深处去,游泳圈却能一直漂浮着承受他的重量。
  
  绿谷紧紧地抓着游泳圈,此时这只黄色的小鸭子带给他的安全感要比小胜的安全感多得多。
  
  爆豪不耐烦地把游泳圈从绿谷身上拿走扔远,可怜的小鸭子孤独地飘在海上。
  
  绿谷一失去泳圈,整个人猛地沉下去,他惊慌失措地手脚乱动,爆豪刚才讲的技巧一点也没有想起来。
  
  水呛进他的口鼻,他难受得无以复加,扑腾得更厉害了,却始终浮不起来。
  
  爆豪的手从海水里箍住他的腰,阻止他的下沉,但绿谷还是不能呼吸,爆豪的脸从水中靠近他,唇抵过来,吻住了他。
  
  绿谷心里不合时宜地想:
  
  「小胜真狡猾…」
  
  在水中看爆豪的脸很奇妙,他闭着眼,阳光从水面照射下来,光在海底变得柔和,随着水流波动。爆豪的脸靠得很近,绿谷感觉他的睫毛要扫到自己脸上了。
  
  爆豪一边给他渡气一边带着他浮出水面,然后松开了绿谷的唇。
  
  「你说你自己是不是废物,嗯?猪都教会了。」爆豪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嫌弃地看着绿谷说。
  
  绿谷感觉爆豪的手在水底下用力地捏自己的屁股…
  
  他感觉快哭了,紧紧抱着爆豪的脖子求他把泳圈捡回来。爆豪环顾四周,那只黄色的小鸭子已经不知踪影。
  
  鸭生如浮萍,它已经在大海里随波逐流,远去了。
  
  爆豪托着绿谷,自己沉下水去,绿谷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稳住自己。
  
  绿谷感觉…爆豪在水下摸了摸自己的腰。他在亲自己腰侧的伤疤。
  
  那是在一次战斗中,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伤口。
  
  绿谷突然间感觉悸动。
  
  爆豪从水里钻出来,盯了他一会,低下头和他接吻。
  
  绿谷不再像之前顾忌周围,认真地亲吻他的爱人。
  
  
  二人回到沙滩,爆豪给绿谷买了棒冰压惊,他递给绿谷一支红豆味的,自己吃绿豆味的。
  
  两人到海边的时候已经近三点,玩了这么久,太阳沉入海面,天空的顶部暗了下来,海滩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绿谷看着日落,天空是渐变的,顶部夜色降临,太阳即将沉入海面,余晖照耀水面,水面波光闪耀,绚丽的橙红在海的尽头直铺而来,巨大的云彩被镶上了金边。海风吹动海浪,微带些凉意。
  
  绿谷舔着冰棒,转头去看爆豪,他年轻的侧脸在黄昏里显得很温柔。
  
  爆豪也看向他。
  
  绿谷觉得自己的人生中,又多了一段可供自己垂垂老矣时回味的记忆。
  
  「废久,你知道吗?太阳落下海面的一瞬间,会发出声音的。」
  
  「啊?真的吗?」绿谷从来没听过这个说法。
  
  「骗你干吗?你仔细听了,不要分神,就一瞬间的事。」爆豪一脸正经。
  
  绿谷赶紧盯着海面,生怕错过那一瞬间,他盯着落日的最后一摸余晖显示在海平面——
  
  爆豪转过头来亲了一下他的耳尖,发出了"啾"的一声。
  
  他的唇因为吃了棒冰而微凉,绿谷觉得那触感从他耳朵尖传到他内心深处。
  
  「日落的声音…这么浪漫的吗?」绿谷看着近在咫尺的爆豪的脸。
  
  「是啊。没想到吧?」
  
 
    
      两个人在一片温暖的橙红中相视而笑
  
  
 


      ——END——
  



————————————————————
老年人参加了群里的抽梗活动,抽到的梗是「坐在海边吹风吃棒冰」,由群里的 @芷水明树 提供,祝大家看得开心^_^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