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水明树

头像来自@🔯Tanya_T🔯_丁丁
这里是COCO,目前在MHA坑底做双废咸鱼
主吃all出,轰出胜大三角,脑洞都有毒
很好勾搭的( ‘-ωก̀ )欢迎勾搭

【MHA/ALL出】La Prioe 04

※狂野情人paro/all出久/洁癖慎

※没有大纲,心随脑动,OOC多,文笔渣

※万人迷出久有

 

这章涉及大量路人女X出久情节,并不是原创角色,请放心吃

 

01  02  03 设定

———————————————————————————————————————

“我出门了妈妈!”

绿谷出久提着装着清洗过的战斗服袋子向车站走去。

 

昨天下午心操走后,绿谷迅速的换了衣服收拾了更衣室,对着战斗服上留下的污渍脸红了一会后决定偷偷带回家去处理。小心翼翼的去保健室取了中和剂之后一路低头冲回了家,因为比较晚了,学校到家的路上都没碰到什么人。

 

用跟同学去了书店的理由瞒过妈妈,有点心虚的绿谷就躲进了房间。关于先祖反魂的事,并不想让身为猿类的母亲知道,连自己现在都还没有消化这个信息。当务之急是搜集相关的情报,充分了解了自己的情况之后才能对症下药。

 

于是现在的绿谷出久,正顶着两个黑眼圈有点无精打采的挤在早高峰的电车上。昨天搜到的关于先祖反魂的内容让他实在难以消化,斑类的信息在网上十分难找,不过在他点进一个据说是只有斑类能看到的网站之后,绿谷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先是得知了几个历史上出名的有争议的人物可能是先祖反魂的消息,然后就是无意中看到关于先祖反魂的色【】情文学,未成年的高中生看的面红耳赤,迅速的关掉了网页。

 

虽说对先祖反魂的特殊性在白书里有些了解了,但是对于「人型斑类春药」这种称呼多少还是吓到了,所以早上出门前疯狂的对着自己喷了信息素中和剂,好好清理过了的欧尔迈特护身符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

 

不知道昨天那样的事有没有影响到欧尔迈特给自己的「记号」……想到昨天在更衣室发生的事,绿谷感到脸颊发烫耳根通红,使劲了摇了摇头让旖旎的场景从脑海里消失。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上变得拥挤了起来,绿谷将装有战斗服的袋子抱在了胸前,一个人挤到了车门和扶手的角落站着,  后背和手臂都跟别人紧紧相贴的那种感觉让他有点不适。尤其是在绿谷眼里有部分人还是些奇奇怪怪的动物的情况下。

 

真想快点到学校……

 

一双手从后方搭上了绿谷的腰,穿着普通白领的上班族喘息着贴在了绿谷的耳边,高大的身躯渐渐将绿谷整个包裹起来。

 

“看制服你是雄英的学生吧…你身上…好香啊……”

“什、么?!!”

 

绿谷触电般的颤抖,下意识向后攻去的手肘被卡在上班族的身体和座位隔板之间,另一只手被握紧了手腕锁在后背,上班族急不可耐的粗重呼吸打在他的后颈,车厢的噪音与闷热麻痹着神经,引起他生理性的反胃。

 

“放开……我”

绿谷出久尽量压低了声音,身后的人凑了上来把他整个包裹在电车的死角,阴影笼罩上绿谷的头顶,他迟钝的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怎么会……我不是用了气味中和剂吗……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失去效果

 

身前的纸袋被挤压发出的嘎吱声被电车的轰鸣盖住,上班族的手已经从腰侧探入衬衣里,肆意的在绿谷的后腰和小腹处摸索着,不容拒绝的力道紧抓着绿谷被反缚的右手腕,很快出现一圈红痕,大庭广众下被侵犯的羞耻感让绿谷不敢叫出声,小幅度挣扎着,随后从晃动中车窗的反光看到了上班族的眼睛。

 

上班族的脸上带着虚假而无意识的微笑,他的眼神,空洞而沉迷,像被火光吸引的飞蛾,不顾一切的摄取着绿谷身上的温度,让绿谷一瞬间停止了挣扎。

 

这是……因为我吗?

 

下个瞬间上班族的背后传来女孩子鼓起勇气的声音。

 

“这里…这里有痴汉!!”

 

身上的阴影瞬间褪去,上班族被人拽住后衣领用力甩了出去,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上班族像是突然恢复了清醒一般叫嚷起来,电车适时地停在了站台,上班族被义愤填膺的人群赶出车厢,在电车重新加速的失重感里,绿谷渐渐恢复了知觉,刚刚那种被随意摆弄无法反抗的感觉渐渐散去,冷静下来的绿谷感到一丝后怕。

 

“那个…你还好吧”

 

女孩子小声的在绿谷的身后询问,转头过去准备回答的绿谷对上了一双金色的竖瞳。

 

一条浑身被黑金色分割开的尖吻蝮蛇盘绕在紧靠绿谷身后的栏杆上,鲜红的蛇信几乎触到了绿谷的眼睛,充满危险的竖瞳紧盯着绿谷,而一眨眼的功夫,绿谷眼前危险的毒蛇就变成了穿着制服裙低着头的腼腆少女。

 

“我、我没事的…刚刚谢谢你了,我叫绿谷出久”

刚刚的一站下去不少人,此时的车厢变得略微空旷,眼前低着头搅着手的害羞少女显得十分的无害,少女黑色的发旋对着绿谷出久。

“太好了……能帮上你我好开心,我的名字是蛇弓由梨”

“你是附近的高中生吧,刚才多亏了你了,不然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我要在下站下车了”

“没关系,我也是下站下”

少女抬起头来,微眯的金色瞳孔像蛇一样盯紧了绿谷出久。

“哎?是吗……”

 

还未来得及质疑,电车就到站了,绿谷和黑发少女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车厢,被人群推着走出了车站。  

 

“那个……就在这里道别吧蛇弓同学”

“没关系,我和绿谷同学是同一方向哦”

“哎?蛇弓同学也是要去雄英高校吗?”

“呼呼,请叫我由梨吧…………”

 

绿谷隐约感觉到不安,身边举止有些奇怪的少女看上去并无破绽,但他脑海里一股新生的本能一直在警铃大作,他时刻感觉到汗毛倒竖,一种被狩猎者紧盯着的感觉萦绕在身边。

 

“我们从这边穿过去吧,绿谷同学”

“哎?好……”

 

眼前的小路虽然确实是去雄英的近路,但是属于大白天都没什么人的僻静小道,通常他一个人绝对不会踏足的地方。

想着眼前的女孩可能是赶时间之类的,不知不觉就被牵着鼻子走的绿谷没有意识到——

 

猎物,已经落网了。

 

“说起来,我刚上车的时候,就注意到绿谷同学了呢。”

 

少女的脚步声,不急不缓的跟在绿谷身后半身的距离。

 

“因为绿谷同学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

 

蛇尾一瞬间缠上绿谷的脚腕,一直神经紧绷的绿谷迅速的转身,试图拉开距离。但在看清身后少女的一瞬间愣住了。

 

蛇弓由梨的脸上带着沉醉的微笑和不自然的红晕,金色的眼睛已经化为蛇瞳,有些失焦落在绿谷的脸上,双手紧紧抓住了绿谷的手臂,将他推在了墙边。

 

“我还是第一次闻到……这样好闻的味道……”

 

少女紧紧贴了上来,锁定了绿谷所有逃走的方向,柔软的身躯像蛇一样缠了上去,两个人的身体相贴没有一丝空隙。

 

“让我真的好想……把你吃掉”

 

蛇弓微笑着望向绿谷出久,大而空洞的蛇瞳印着他犹豫隐忍的神色,唇边露出的尖牙闪着寒光凑上了眼前诱人的脖颈。绿谷的瞳孔突然放大。

原本放弃挣扎的猎物突然捏住了少女的双肩,用尽全身力气向右边跳去。

 

上一秒他们所在的墙面此时已经被炸出一大片黑色的痕迹,周边散开浅色的烟雾,绿谷堪堪躲开了攻击,但是蛇弓因为落地没站稳而摔倒在地。

 

烟雾散去后出现在不远处的,正是绿谷出久关系恶劣的幼驯染爆豪胜己,爆豪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右手还插在裤子口袋里,左手则是不停地释放着小范围的爆炸。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是谁?”

混乱中抬起头的少女跟刚刚判若两人,黑发遮在眼前看起来胆怯而内向,对眼前的爆豪和身边的绿谷都充满了陌生感。

 

“蛇弓同学?你还好吗?”

 

“对不起……我没有钱!请放过我吧!!”

突然性情大变的蛇弓推开了绿谷,抱起自己的包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留下一头雾水的绿谷独自面对他看起来非常低气压的幼驯染。

 

“啊哈哈……好巧啊小胜……”

 

 

 

 

 

 

 

 

 

 

 

“哼哼哼♪~”

刚刚落荒而逃的蛇弓由梨正走在狭窄的矮墙上,轻快的脚步反映出主人的好心情,将黑发扎成双马尾的少女随意的将手中的包扔进路过的垃圾桶,从包里散落出的东西里露出一张学生卡,学生卡上是留着阴沉黑色长发的、腼腆的笑着的女孩,姓名,木村由梨。

 

“初次见面真是太开心了”

 

少女像是在回忆甜蜜恋情一样幸福的笑着,露出了尖锐的蛇牙。

 

“希望下次见面可以用我的真面目啊,出久君”

 

 

———————————————————————————————————————

蛇弓由梨是谁大家应该都猜到了吧_(:3」∠)_【废话你不是打进tag里了吗】关于她的设定已经更新

这次拖更太久了主要是因为我卡文了…而且试着改动了自己的叙事方式,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些意见,这篇文里的出久可能有点弱气,因为他刚刚踏入斑类的社会,就像把一只从小在动物园长大的狮子突然放回大自然一样,他的身体在觉醒,他身上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所以开始他可能会显得毫无招架的能力和被动,之后就会习惯了渐渐掌握主动权了。

 

这篇文虽然叫猎物,但是被当做猎物的并不只是斑类眼里的美味先祖返魂,强大的斑类们也像自己上钩的猎物一样向着名为绿谷出久的甜美陷阱自投罗网。

 

这篇我没想太多就开坑了,写文水平真的烂的一比,语言表达能力我倒数第二没人倒数第一……但是只要还有一个人看,还有人在等更我就一定会努力写完的(´;ω;`)表白看到这里的你!下章轰真的会出场了!!

评论(38)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