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水明树

头像来自@🔯Tanya_T🔯_丁丁
这里是COCO,目前在MHA坑底做双废咸鱼
主吃all出,轰出胜大三角,脑洞都有毒
很好勾搭的( ‘-ωก̀ )欢迎勾搭

【MHA/轰出】不老泉 02


※主轰出,微胜出 

※骑士轰,人鱼久,红龙咔

※参考加勒比海盗4背景设定

※小短渣,更新不定,OOC,注意避雷

前篇放评论

好容易有网码个1009轰出日贺文,请他俩立刻结婚洞房早生贵子👏👏👏

————————————————————————————

人鱼仿佛是大海的安定剂一般,人鱼离开后的海洋翻滚着愤怒的黑色浪涛,长着深渊的巨口想要吞噬骑士破旧的船只,远处乌云堆积的天空传来巨大的声响,骑士无暇去分辨那究竟是雷鸣还是远古巨龙的怒吼,来势汹汹的水浪不断涌向这艘注定没有归路的小船。

骑士压低了身体重心,扶稳了在巨浪中哀鸣的小船,有条不紊的将涌进的海水从船内倒出,不断冲来的海水和暴雨让他视线模糊不清,船头昏暗的鱼油灯吱呀作响,闪烁着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

尽管面临着这样危险而绝望的情形,狼狈的骑士面上还是跟他的心灵一样平静,他一边握紧了缆绳,一手轻轻摩挲着颈间的挂坠,人鱼的毒素让他出现了一点幻觉,他看到记忆中年轻美丽的母亲坐在船头,暖黄色的光芒落在母亲白色的围裙上,她冲着他伸出手,露出温柔的微笑,轻轻呼唤着骑士的乳名。

就这样结束似乎也不错……这样想着的骑士,落入了轻柔温暖的怀抱。

跟记忆中的怀抱不同,搂着他的人微凉而柔软,抚在他后脑的手滑嫩而纤细,有轻薄如蝉翼的物体在扫过他的眼睑,这个人身上清凉的气息包裹着他,好闻却让他感到窒息,骑士挣扎着睁开了朦胧的双眼,随即感觉到唇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近在咫尺那双翠绿色的双眼,陌生却又这样的熟悉,不知为何让骑士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随后骑士陷入了安心的黑暗中。


——————————————————————————————

再次苏醒身下是潮湿的岩石,砂砾和海贝咯的骑士怀疑自己是不是回到了骑士团那凹凸不平的演武场,但是不远处隐约传来的轰鸣的海浪声带他回到了现实。

“你终于醒了,骑士先生,欢迎来到黑尾湾”

绿色的人鱼趴在不远处的小水塘里,浅浅的水塘让他无法完全进入水里,晶莹剔透的翠色尾鳍搭在裸露在空气中紧闭的红色海葵上,他碧绿色的眼瞳认真的注视着倒在不远处的骑士,充满了好奇。

“……你救了我?”

骑士坐起身来,狼狈又不失优雅的掸掉身上的碎砂,深色马甲的边缘还在滴水,骑士分析着自己失去意识应该并不太久,相比昏迷前的情景,现在的环境实在是好太多,他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昏暗的山洞,地面和四周长着藤壶和海葵,还有垂在地上的海草,山洞上方有亮光透进来,层层叠叠的海底植物把光芒分隔成一块块斑驳的光斑,骑士猜想这里应该原本是海底山洞,因为大规模的退潮而露出海面。

而那条神秘美丽的人鱼,逼仄的缩在他不远处的一个退潮留下的小水塘里,暖色的光芒落在他洁白的皮肤和光滑的鱼尾上,离了水而变得蓬松柔软的绿色卷发被镀上了一圈荧光,手肘和腰侧的透明翼鳍因为缺水紧贴着皮肤,尽管看起来身处不利的环境,但是人鱼大方而轻松的交叠着双手靠在水塘边,带着浅浅的笑容,小小的雀斑让他看起来可爱又活泼。

“是大海救了你,如果黑尾湾不接纳你我也无能为力”

小人鱼望着骑士护在胸口的吊坠,清澈的眼神让骑士终于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个画像,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个?……她是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在了……刚刚,我好像有梦到她”

“人鱼的唾液会让人类看到幻觉,对人鱼有善意的人会看到最期望的事物,而且对人鱼抱有恶意的人会看到最恐惧的……哇哇!你要干什么!?”

骑士干脆的脱掉碍事的上衣和灌满海砂的皮靴,跳进人鱼所在的小池塘,溅起的水花从人鱼小巧的鼻间滑落,人鱼不得不滑动灵活飘逸的鱼尾躲在了一边。

“为什么我不能在水里呼吸。”

赤裸着上身肌肉的骑士从水里浮上来,有些失落和不满的站在仅仅到他腰间深度的小池塘里,相对海水偏淡的池水顺着他的胸肌腹肌向腹股沟流下,反射出水亮的光芒让近的几乎贴在一起的小人鱼迅速涨红了脸。

“那、那不是当然了吗,骑士先生不是人类吗?”

“可是你吻了我”


「他记得那个吻」

回想到从狂风怒浪中带走骑士时他做的事情,小人鱼连透明的耳鳍都开始泛红,不知所措的用胳膊挡住了脸颊,视线不住的游移着,鱼尾不住的左右摆动。

“得、得到人鱼的吻就能在海里呼吸这种传说并不是真的啦!人鱼只是比人类更能储存氧气而已并不是真的能在海里呼吸啦!而且说到底那个也不算是、是个吻!对!只是怕骑士先生在海里窒息所以渡给你氧气的!人鱼之间也会用嘴对嘴渡氧气的方式表示亲密的!虽然只有伴侣人鱼才会这么做……我、我才没有把骑士先生当伴侣看的意思……”

“轰焦冻。”

放着他不管似乎可以碎碎念一辈子的样子,所以红白色的骑士向前游了一步,打断了小人鱼似乎没有尽头的自言自语。

“Shoto,我的名字”

“S……shoto”

小人鱼很干脆的省去了发音困难的姓氏,很快的学会了念骑士的名字,像个小孩子一样雀跃的在小池塘里游动着,柔软滑腻的鱼尾时不时擦过骑士水里的下半身,这让面色常年沉如水的骑士先生悄悄的捏紧了拳头。

“——————————”

小人鱼突然停下凑到了骑士的面前,因为无法站立的缘故比骑士矮了一个半头,努力的抬着头对着骑士发出了一串好听却婉转的高音后指着自己,用着期待的目光仰视着骑士。

“Izuku……?”

艰难的从非人类能发出的声音里辨识出自己听的懂的部分,骑士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意识到这个可能就是眼前这只人鱼的名字。

“焦冻!”

听到骑士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小人鱼开心的笑了起来,碧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玫瑰色的嘴唇纯洁而诱惑的向上扬起,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让骑士几乎忘记这是不久前干脆的咬了自己一口的家伙。

“Izuku在人类的语言里应该是叫做出久……”

“啊哈,听起来好怪,不过比某个家伙称呼我的听起来好多了”

名叫出久的人鱼思考的时候下意识的用长着透明的蹼的手轻轻拉扯着颜色粉嫩的下唇,露出一点点洁白的贝齿和鲜红的软舌。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绝对会变得不太对劲,骑士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去观察四周的环境。已经适应了洞穴的黑暗之后发现,四周全是通往未知地点的洞穴通道,一个连着一个,复杂的如同某种昆虫的巢穴,只有他们所在的地方上方有隐约的光芒透出来,但是并没有着力点可以攀爬上去。

洞穴里墙壁上生长的海底生物显然不是那种离了水能长期存活的种类,也就意味着——

这里,也许很快就会涨潮,彼时如果找不到出口,他和人鱼都会溺水而死……

“焦冻?”

察觉到骑士心不在焉的人鱼歪着头呼唤着骑士,突然回神的骑士发现人鱼近的几乎凑在自己的脸前,他甚至可以数清人鱼浓密纤长的睫毛。

“我在想我们应该怎么出去,这里感觉很危险,而且你也需要更多海水……”

骑士注意到人鱼的耳鳍边缘因为缺水而泛白出现褶皱,原本滑腻的肌肤开始变得干燥缺水。

“我想没关系的,下次涨潮会是明天晚上,我们可以从上面游上去,我想你大概需要一块木板来浮起来”

人鱼指着头顶那条被重重珊瑚礁与海葵丛遮挡住的天井,外面似乎已经是白天了,刺目的光芒从层层叠叠的美丽生物中落下来,带着模糊的边界。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可要先想办法填饱肚子”

 



TBC

——————————————————————————

说好的会坑结果还是写了后续x,因为昨晚梦到了海底洞穴,最近三次元忙成狗而且没有网……会慢慢恢复更新还欠债的😂

评论(4)

热度(71)